返回

疫情之下,互聯網教育跨界激戰

2020-03-03 2318

疫情期間,互聯網教育行業股市表現僅次于醫療行業。人人都想在互聯網教育紅利中分一杯羹。誰料想到社交產品QQ和釘釘、視頻產品愛奇藝和快手,竟然拔根猴毛變成互聯網教育產品。打敗自行車企業的不是電動車,而是共享單車?;ヂ摼W時代的競爭,跨界顛覆早已不是新聞。

互聯網教育這片紅利洼地群雄逐鹿,但就教育的基本任務而言,當前的互聯網教育行業還存在共同難題。

如果把互聯網教育定義為線下教育的數字化,那么互聯網教育確實存在上述問題。但是如果你用互聯網思維改造傳統線下教育,結果就不一定了。

之所以你會覺得互聯網教育效果差,其實是因為現在的互聯網教育模式還不夠成熟,更深層的是互聯網教育的認知和技術還停留在2.0階段。

timg (13).jpg

互聯網教育1.0:知識的在線收集、整理和匹配。

2012年起,猿題庫、作業幫、阿凡題、咪咕學霸等搜題類產品誕生。這些產品是融合搜索引擎和數據庫功能的知識工具。

互聯網教育2.0:教育項目的數字化展示和社會化連接

這一時期誕生了一些有代表性的視頻教育機構,比如學而思網校,還有一大批網紅級知識大咖和行業專家,比如《羅輯思維》創始人羅振宇,以及人人都是產品經理、知乎、朋友圈、快手、抖音上的各種視頻和直播課程。

未來的互聯網教育3.0,不是把線下教育數字化,而是用教育理論和智能技術深度重構教育要素和任務的關系。

未來的互聯網教育3.0,需要在教育要素和任務的陣地上生根發芽,用心理、認知和行為科學的教育理論,與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新技術來賦能。